首页 体育 财经 文化 汽车 健康养生 教育 社会 国际 时事 综合 军事 旅游 娱乐 科技

恺英网络频“爆雷”:遭证监会调查股价跌停,实控人被捕

2019-11-07 12:25:46阅读量:4471作者:匿名
摘要:10月8日晚间,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10月9日,恺英网络开盘即跌停,股价报收2.58元,市

人民网-国际金融新闻

“大家好,我是卑鄙小人”是一个经典广告,张家辉和古天乐等明星曾为游戏《贪婪的蓝月亮》带来激情。但是现在,这个游戏背后的机构因为频繁的“雷雨”而受到质疑和折磨。

10月8日晚,凯英网络宣布,由于该公司涉嫌非法信息披露,中国证监会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相关规定对该公司展开调查。

10月9日,凯英的股价收于2.58元,市值蒸发了6亿多元。

事实上,除了被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调查之外,凯英网络已经陷入困境将近半年。

业绩下滑,高层被捕

凯英网络官方网站显示,该公司以“游戏”为核心,整合了游戏的研发、运营和分销。目前,它已经开发并运营了多种游戏,如《蓝月传奇》(又称为《爱玩蓝月》)、《摩天大楼》、《蜀山传奇》、《全国奇迹之木》。在发展游戏业务的同时,还通过电子竞赛、动画和卡通等广泛的娱乐内容进行垂直布局。

然而,就业绩而言,开鹰网的净利润在2019年上半年大幅下降,一些海外子公司遭受净亏损,甚至吸引了深交所的询问。

凯英网络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该公司上半年收入为10.5亿元,同比下降4.89%。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4646.25万元,同比下降87.48%。

海外业务方面,2019年上半年,凯英网络海外资产业绩亏损2370.9万元,同比下降382.56%。

凯英网络2019年上半年主要利润表

从开鹰网发布的利润表不难看出,2019年上半年,开鹰网的营业收入下降了5400万元,同比下降了4.89%,但其经营成本和其他费用都在增加,尤其是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大幅增加。

开鹰网在回复深交所询问函时提到,营业收入下降是因为从2018年3月开始,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对国内网络游戏总量进行监管。虽然游戏版本号的批准在2018年12月恢复,但相关的监管努力超出了预期。目前,审查仍然非常严格,导致一些产品积压,新产品不能如期上线盈利。然而,游戏本身有一定的生命周期,一些游戏显示收入下降的迹象,导致游戏业务的收入低于报告期内的预期。

至于运营成本和销售费用的增加,凯英网络表示,主要是由于新增合并子公司浙江九龙服务器费和代理费的增加,以及本期境内外市场推广投资的增加。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8年,凯英的网络表现就出现了大幅下滑。2018年,凯英网络收入同比下降27.1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89.17%,其中2018年第四季度净利润甚至为负。

在业绩不佳的同时,凯英网络也经历了高层冲击,如许多高管被捕、董事辞职。今年4月,凯英网络披露,该公司副总经理冯显超因涉嫌个人经济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的调查。今年5月,凯英网络又发布了两项公告,披露公司实际控制人王跃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被上海市公安局拘留。该公司董事、总经理兼首席财务官陈永聪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正在接受公安机关的调查。

最近的财务报告显示,王跃和冯宪超分别持有凯英网络21.44%和12.1%的股份,是凯英网络的第一和第二大股东。然而,他们之前已经承诺了他们的大部分股份,现在他们的所有股份都被冻结了。

缺少拳头产品

虽然键控网络(Keying Network)表示,公司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由于版本号审查更加严格,新产品被搁置,但在分析师看来,更重要的原因是键控网络缺乏拳头产品。

“除了腾讯和网易,你可以想到盛大、巨人之旅、旅行者甚至莉莉斯的游戏。你能想到凯·杨吗?”游戏行业的一名内部人士告诉《国际金融》记者。

游戏行业上市公司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对比报告

从业绩来看,2019年上半年,同行业巨人网络、昆仑万伟、完美世界、旅游网络的净利率均高于凯英网络。对此,凯英网络表示,其主要受到2019年上半年营销费用上涨和游戏研发投资增加的影响。

在上述业内人士看来,凯英网络作为一家专门从事游戏业务的公司,缺乏值得记住的特点。“在游戏圈里,一定有拳头产品,否则很难找到出路。”

据了解,凯英最初计划在2020年推出几款游戏。然而,互联网专家、天使投资者郭涛告诉《国际金融新闻》记者,游戏制造商不应该过分追求发布的游戏数量,而应该不断加强创新和研发,出口有价值的优质产品,刺激收入和用户规模的增长,这将是下半年游戏产业的关键。

“从影响力、市场份额和活动等诸多指标来看,凯英网络在国内游戏市场上只能算是二级阵列。目前,腾讯和网易双头垄断的市场结构早已形成。“马太效应”突出,竞争优势不断扩大。它不断挤压二线和三线游戏制造商的生存空间。”郭涛说。

工业经济分析师梁彭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总体环境下,仍有游戏公司的业绩在上升。凯英的根本问题仍然是没有吸引消费者的产品。”

与此同时,凯英网络也面临多重压力。根据半年度报告,凯英的网络涉及22起重大诉讼或仲裁,总金额为3763.71万元。其中包括一些著名游戏的版权诉讼。其中,凯英的网络《阿拉德之怒》(Anger of Allard)因抄袭《地下城与勇士》被法院判5000万元。

梁彭真表示,目前,凯英的网络高管和实际控制人员已经被捕,无领导的局面对公司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中国证监会发起的这项调查是一个打击。

郭涛认为,在当前的困境下,凯英网络应该进一步加强公司治理,提高信息披露质量,完善内部控制。丰富他们的渠道能力,例如积极融入腾讯的分销生态系统,并凭借其ip或R&D能力取胜;此外,应努力开拓海外文化市场,寻找新的增长点。

快乐10分开奖结果

最热新闻

随机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esrda.com 银塘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